莲藕吧

莲蓬

      编辑:莲藕       来源:莲藕吧
 
原标题:莲蓬

有一山东小老乡约喝茶,平时哪有时间啊!今天得空,到他家中,阳台未封闭,竟有一盆荷花。

只能说是一盆,不能说缸,也不能说坛。是一个高40厘米、口广20厘米的花盆封底而成的。去年回老家带回的种子,今年有两粒发芽成株。

我惊讶于一位来大西北近三十年的小石匠竟有这样的雅兴,小老乡只淡淡地说:“小时候在家门前的塘里不受待见,谁知到了新疆就成了稀罕物,种子还是那口塘里的。”我知道,他是时常想念家乡的。

便想起,早年回老家,为了摘一支花瓣方落的莲蓬,我曾一脚深深陷入淤泥里。

曾在济南大明湖买过几个莲蓬,是我在老家欲摘而未摘上的那种,莲蓬像一只碗,花托面多蜂窝状孔洞。一家三口剥了莲蓬品尝莲子,籽大、色白而饱满,入口清香,余味微苦。

八大山人、苦瓜和尚都画过莲蓬,但是是和藕一同画的。这方面,扬州八怪之一的罗聘很有代表性,并在一幅《莲藕图》上题诗:“水上摘莲清的的,池中采藕白纤纤。却笑同根不同味,莲心清苦藕芽甜。”不经一番人生百味,是体会不到这“根老子香两奇绝”的。

因为时日不到,抑或生长空间过小,这盆荷的荷叶只有七片,中间两片大于海碗口。却有一支荷剑高耸,高于大荷叶数寸。绽放当然尚需时日,但已隐隐透出红色。不似百合,能真实到如梦如烟。我说:“这应该是出莲子的品种。”小老乡更惊讶了,他有点奇怪我连这点也知道。我没有说这是我看汪曾祺小说得来的旁门知识。只是说:“若开过花,记得把莲蓬留我。”

数年前在一泉友家饮茶,他家简单布置有茶室,茶台一角,有数支莲蓬,当然是干枯了的,似蜡浸过,极尽冷逸,似乎只有旧时光才能摩挲出此等雅致!虽知时光不久,仍觉可以归于旧时光。我当然无心一味去留恋旧时光,但对由此透出的不二雅致却极留恋。

不知为何,我喜欢经霜的莲蓬。这样的莲蓬,绝对经了霜。依然不枝不蔓,莲蓬头却突然在枝端打了折,却独立依然君子风!这种打折也是一种低头,因成熟而低头,令人内心里由衷钦佩!

小老乡听罢我言,如下保证地说:“放心,我会更加尽心养护的,敬请秋后来取。”这一刻,却突然起了连着花盆一同搬走的念头,我好想静观这支莲蓬因成熟而低头的过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